您现在的位置: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体验正文
口述:和我纠缠不清的泼辣女人
作者:小编  更新时间:2019-11-24 09:40:18
我在无奈的苍凉中结束了第一段婚姻。我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妻女,一个人背着随身的行李回到了父母家。离婚后的那段日子,我每天除了上下班,什么都不想干,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耗到了夏天。在一次朋友聚会上,桃子听说我也是干驾驶的,便一口一个“海哥”热乎地喊着,一下子就跟我亲近了起来。我了解到,桃子的丈夫身体不好,跑运输都靠她一个人。所以,她不时让我帮她去押车,我几乎是有求必应,她每次硬塞给我路费,都被我推了回去。
 
直到2001年初,桃子的丈夫突发心脏病去世了。突遭横祸,桃子一下子垮掉了,我和其他朋友一起帮她料理了丧事。桃子从悲痛中恢复之后,便更加频繁地找我帮忙。我一想她们孤儿寡母的,也顾不得其他了,每次都是随叫随到。国庆节那天,我们出车回来到云龙湖逛了逛,桃子跟我捅破了这层窗户纸,确定了关系。长假过后,她要我搬到她家去住,我一口就答应了。
 
桃子劝我跟她一起跑运输,经不起她天天软磨硬泡,我只好答应。那时,每天我们俩一起出车回来,无论天冷天热,都是我主动去做饭、洗衣,不让她劳累一点。桃子对我也很体贴,知冷知热的。我跟桃子提出了正式结婚,可她说不想让人戳她脊梁骨,要给丈夫守完三年孝再说。当时我很感动,虽然没有那张纸,可我们现在过的就是一家三口的小日子,她怎么说就怎么办吧。
 
一天晚饭后,我确实很累,就喊兵兵(桃子的儿子)收拾一下碗筷。可兵兵狠狠地瞪着我,骂我逼他干活。桃子不由分说就吵着让我滚,我一气之下,摔门而去。刚出门,桃子就跟过来,抢去我手中的行李箱,拉着我的手,不让我走。说出一堆对不起的话,要我原谅他。当时天下着雨,如她断珠的眼泪。我不是那种游戏感情的男人,她一时冲动说出来的话,那也就不是她的本意,何况孩子的事有什么不能包容的呢。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想到了曾经跟桃子说过:我们的从前都是上辈子的事了,而你是我的今世了。前生,我们曾经迷失过,今世,我们在一起,我会珍惜的。
 
我开始懊悔,拉着桃子跑回了屋里。扪心自问,自从我走入了桃子的家庭,我孝顺她的父母,善待她的孩子,帮助她的朋友。我一心一意对待她身边的每一个人,如同爱她一样。她们母子的体重直线上升,桃子在她亲戚朋友面前,也经常得意地说,她和兵兵吃的这么富态,全都是我的功劳。然而,在最不设防的那段时间里,自以为是的幸福时光,必然会成为最痛苦不堪的记忆。
 
走或留,我的心都已在此生了根
 
2003年冬天,桃子不想让我再出车,让我在家照顾兵兵。作为男人,我无法接受这个要求。桃子就开始找茬,弄的我没法再出车,我索性到一个工地上找了活,生活上还是竭尽全力地照顾着她们。有一天,我正在工地干活,接到桃子的电话,她说把我的东西统统送回我家去了,让我以后不要再回她家了。我以为她开玩笑,就没当真。我回家看到自己的那个旧行李箱,倏然间,一股钻心的痛袭遍全身,我慢慢地蹲下,捂着脸哭了起来。
 
过春节的时候,我照旧接她们娘俩到我家里过年。吃饭的时候,桃子又一次主动给我认了错,让我第二天就搬回去,看着她往那个行李箱里一件件地填着我的衣服,我叹了口气,无奈地笑了笑。
 
桃子通过她的朋友介绍我去一家驾校做了教练,虽然她有私心,但我还是很感激她的。
 
在桃子亡夫的第三个祭日,我们俩一起去扫墓。在墓前我对亡灵叨念着,这些年自己一直悉心照顾她们母子,会这样爱护她们一辈子。于是,我再次提出结婚,我本以为桃子应该没有什么顾虑了,但她却说要等兵兵中学毕业再说。在回来的路上,出了点小事故,我撞断了小指。桃子非常担心,立刻带着我到了一个接骨很有名的中医那里去治疗。
 
在桃子的照料下,我的手很快就康复了,结婚的事不得不又一次依了她。
 
中秋那天,女儿来看我,想要我的手机,桃子一脸的不高兴,但我还是把手机给了女儿。回到她家,桃子就冲我发脾气,说平日都是她供着我吃喝,我身上没有一分一毫是我自己的,逼着命的要我把手机要回来。我尽管很生气,但仍然克制着,想和她好好地沟通。谁知她猛地把我推倒在地,没等我爬起来,兵兵就冲过来和她一起打我。这下我再也憋不住满腔怒火,和她们厮打了起来。最后,我停了手,没等桃子说话,拎起我的那个旧行李箱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 
一切的一切,都缘于对她的太过在意
 
朋友们听说了我的事情,都劝我离开桃子,并给我介绍了新女朋友——叶子。女人天生都是敏感的,桃子一直很频繁地给我打电话,但我就是赌着气不搭理她。可我万万没想到桃子察觉到了我的变化后,居然背着我找到了叶子。
 
有一天,叶子要我去她家修窗户。我下车的时候,突然看到桃子的车就停在小区门口,而叶子站在马路边。看见我,两个女人一起向我走来,弄得我手足无措。我把她们带到一个茶馆,刚坐下,桃子就边哭边说这些年我和她有多么恩爱,只是发生了一些小摩擦才生气的。本身我就感到很没面子了,听到她这么一说,更来气,便故意说:“我跟你在一起五年,都没有跟叶子在一起两个月快活。”桃子一听顿时嚎啕大哭了起来,反看叶子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,对于她们两人的种种表现,我厌恶到了极点。我当场把手机摔了个粉碎,告诉她们,我谁都不要,谁也别想再找到我。
 
桃子没有死心,电话找不到我,就经常去我家里找我,一次次地求我回去。可这次我是铁了心,每次她都悻悻而回。春节前,桃子出了次长途,我跟她一起押车。寒冬里的风吹着脸如刀在割,我尽量把车开得慢些,桃子靠在我的肩膀上哭着说:“海哥,死了的哭不回来了,可活着的还哭不回来吗?”当时听着这话,我心里确实挺不好受的,她们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,虽然一路没说什么,但我的心已经原谅了她。
 
一天,我跟几个学员一起吃饭,喝醉了。学员要送我回家,我随口说出了桃子家的地址。车停了,我才意识到自己喝多了,可桃子接到我的电话立刻跑出来把我扶了进去。说实话,每一次争执以后,我都十分懊悔,都说感情是把双刃剑,我也真切地体会到伤了她,自己也是彻骨的疼,一切的一切都是缘于太在意吧。
 
如果真想走入婚姻,请先带上你的心
 
我第三次向她提出了结婚,桃子还是找种种借口推脱着。当时,我很坦诚地说,如果再让我继续没指望的等下去,我还是会离开,不再回来。第二天晚上,有朋友到家里做客,她对朋友说,如今我们是夫妻恩爱,儿女双全,她都幸福死了。她这般虚伪的样子,让我心里很不舒服,自顾喝着闷酒。送走了朋友,她便质问我,为什么刚才不配合她。我反问她这些年何时给我女儿买过一分钱的东西,并提起了手机的旧事。
 
“你的手机?这些年,你的吃喝用哪一样不是我给你的。”听着这熟悉的尖酸刻薄,我无心再多说什么,转身去给她倒水。可她上来抓我的脸,我本能的用手去挡,她摔倒了。我慌忙去扶她的时候,兵兵从屋里冲出来对着我肚子就是一脚。这小子已经不是当年的娃娃了,这些年在我的照料下,比我还高些。我招架不住他们的拳打脚踢,邻居们听见动静也都过来拉架,“这些年,大海一心一意地对待你们母子,你们不应该这样对待他。”大家的好心,在桃子母子盛气凌人的目光中一文不值,我带着一身伤痕,拉着行李箱,踉踉跄跄地走了。
 
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房子里,寂静的房间显得格外的空旷,黑暗中都是桃子的影子,如水般澄明。我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,爱,本是好温馨的一个字,本能给人带来无尽的遐想,可却一次次使我心碎神伤。黄花凋落的初冬有了飘荡的思绪,倍添寒冷,分开的日子开始牵挂,学会了想念。
 
这次,我放下了身架,主动跟桃子联系。但她却一反常态,总是拒接我的电话。打了一个星期,在圣诞节那天我忍不住去找了桃子,她堵着门,冷冰冰地说:“我已经结婚了,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了。”我当时就懵了,根本不相信她的话。结果,她喊来了她的丈夫,原来是我们相熟的一个客户。她跐着门槛,叉着腰,恣意的羞辱我。我的心一下子冰冷到极点,无限委屈和疑问涌上心头,心中一阵阵地疼,忘记了回家的路,游走在薄凉的空气里,耳边只有死般的空寂。
 
我的生活再次陷入了混混沌沌,每日在爱恨情殇中挣扎,尝尽了世态炎凉,甚至动了做傻事的念头。多亏了身边的朋友们,经常约我去吃饭,唱歌。在朋友的开导下,我辞去了驾校的工作,专门跑长途运输。并且每次下完货都会到一些从未去过的地方走走,一路悠然地去漫游大地。我,喜欢上了这种随风漂泊着的感觉,在繁花盛开的春天,日渐惬意。
 
最近,桃子不时地给我打电话,问我的近况如何。桃子的关怀,的确与爱情无关,她从来就没在和我一起走过的日子里做到坦诚。面对这个注定的结局,我选择学会平静,擦肩而过时,我不再心若狂潮,即使重逢也不会有梦的延续。于是,每次我都道声珍重。然后,带着一个人的故事,继续惬意着,一路轻歌飞扬。
 
不是所有的相遇都能成就一段姻缘。但五年的时光,对于人到中年的大海来说是多么宝贵。大海天性豁达,他说:“我会继续勤劳本分地对待生活和事业,也会重新寻找自己的真爱,再也不去想那些傻事了。没有了桃子,以后的路还会像以前一样简单,但她将永远是我心中那片曾经的海水。”